58、微信小程序藏色情交易 電話即有“技師”上門

   日期:2018-07-31     來源:重案組37號    瀏覽:286    評論:0    
核心提示:原標題:58同城、微信小程序暗藏色情交易手機APP一鍵預約,上門美甲美容、洗衣做飯、修手機修家電等各種到家服務,越來越普及、實

原標題:58同城、微信小程序暗藏色情交易

手機APP一鍵預約,上門美甲美容、洗衣做飯、修手機修家電等各種到家服務,越來越普及、實用,這種線上預約、線下體驗的商業模式吸引了不少消費者。一直被稱作“情色服務重災區”的養生按摩、spa調理,也進入線上線下運營模式,一個電話即有技師上門服務。

重案組37號調查發現,雖然警方一直對涉黃行為保持了高壓打擊態勢,但一些不法的養生、SPA店,通過線上線下模式隱秘地進行色情交易,以此試圖逃避打擊。

打開微信小程序或58同城,不少SPA商家的推介看起來與正規會所的業務介紹并無二致,但進一步聯系之后,不少商家除了正規的spa按摩外,還積極推介其“特色服務”,甚至有店家直接推薦“莞式服務”。

重案組37號通過線上聯系、線下暗訪,發現北京多個涉黃窩點,均利用這種商業模式開展“到家”或“到店”的色情交易,每筆交易價格從800元到2400元不等。

全文4975字,閱讀約需9分鐘

▲7月29日晚9點,北京朝陽區馬房寺398號院,含有色情服務的天益康足療店內,店員在大廳里使用手機。新京報記者江南攝

58同城商家暗藏外籍女“技師”

“男士私人SPA,保健按摩,腎部保養……手法專業,服務周到,歡迎電話預約”,在58同城,這樣的介紹并不鮮見。

輸入“SPA保健”,系統顯示,共有1668家從事SPA服務的商家可以聯系。但除了簡短的文字介紹和幾張女技師的圖片外,并沒有更多信息。

“看起來都一樣,但實際內容還是有區別的。”其中一位商家告訴記者,每一個商家都留有電話,要自己去問才知道里面的服務內容。7月22日,記者隨機撥打58同城提供的多家SPA商家電話,其中有三位商家明確表示:“女技師”隨意挑選,均可提供色情服務。

“大活兒,一個小時800元;小活兒,30分鐘400元。”電話那頭,自稱“陳姐”的女子說。據她介紹,所謂的“大活兒”、“小活兒”,就指的是性交易。

記者提出是否可以上門服務,對方表示只能到店里。至于具體位置,“陳姐”只透露在雙井地鐵站附近,“到了打我電話”。20分鐘后,記者最終在富力城某住宅樓內見到“陳姐”。

雖然58同城上,陳姐發布的信息顯示已通過“企業認證”,但這里并沒有任何店面的痕跡。“房子是租的,每月兩萬元。”陳姐說。

客廳的沙發上,兩名衣著甚少的女子正在等待接客。“我們一共四個人,還有一個正在上鐘。”陳姐指了一下其中一間屋子說。

在房間內又一次詳細介紹了服務項目后,陳姐開始催促記者體驗一下,并暗示還有一位客人已經來了。記者以不滿意為由離開時,看到一名男子正在客廳等候。

而另一位同樣來自58同城的SPA商家更為謹慎。在交易前后,客人只能見到與其進行性交易的“技師”。

7月23日,記者再次通過58同城聯系到一位自稱可提供色情交易的商家。對方表示電話里說不方便,隨后添加了記者的微信。在微信中,對方介紹自己一共有三家店,分別位于“建國門”、“東直門”和“北沙灘”,“技師全部是國外的”。

“先挑好技師,我好給您安排。”對方發來10位不同國家的“技師”個人介紹和價格,一次800元。選好技師后,對方給了一個東直門某公寓的房間號。在該房間內,記者見到一位自稱來自俄羅斯的女“技師”,其他問題則表示聽不懂。在房間內,記者未見到商家本人。

會所推薦“莞式服務”

除了借助居民樓或公寓的“散營”模式,58同城上還有SPA會所提供色情服務。

7月20日晚上9點剛過,朝陽區馬房寺398號院門口,不斷有濃妝淡抹的女子乘車而來,緊接著走進院內。這里是一家公寓、一家汽車銷售公司和一家汽配城的共同地址。

然而,鮮為人知的是,一家名為“天益康SPA”的會所也藏身其中。大門右側,一張普通a4紙上,毫不起眼的“天益康”三個字似乎也不想引起太多關注。進入大門先右轉,再左轉,步行約5分鐘后才能找到這家會所。“說到底還是為了安全。”該會所季經理告訴記者。

▲天益康spa店鋪內,工作人員帶記者進入房間等候。新京報記者江南攝

到店后,季經理先拿出一份價目表,上面只有足浴、按摩等項目的標價和介紹。

當記者說出該會所在58上聯系人的名字和具體項目報價后,對方立即表示:“馬上給您安排”。“對于生客,我們一般不提供這些(色情)項目,您要不是在58聯系過,我們也不接的,最近查得嚴。”季經理低聲笑著說。

此前,該會所聯系人告訴記者,店內提供的色情服務分兩種,一種是40分鐘的,1000元;一種是90分鐘的,1500元,“都是有大活兒的,一水兒的莞式服務”。

隨后,一位自稱姓顧的負責人將記者帶到二樓的一個房間內,該房間看上去與普通賓館房間并無太大區別,但床上的紅紗,不斷轉動的鐳射燈以及半裸女像的裝飾,無不流露著它的特別氛圍。

不一會兒,顧姓負責人帶著一位女子進入房間,并詢問記者是否滿意。該女子向記者確認,她可以提供色情服務。

該店另一位女性技師向記者透露,這家名叫“天益康SPA”的會所內,提供色情服務的共有六七名女性,她們平時就住在大院中的一棟宿舍樓里。該會所開設半年左右,生意一直不錯。

工商信息顯示,該會所隸屬于北京天益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季志同,成立于2017年12月份,注冊資金50萬元。借故離開時,季經理告訴記者,當天又有兩名優質女性技師入駐該會所。

58企業認證賬號20元一個

無論有沒有實體店面,在58同城APP上,上述幾家涉黃的按摩商家均顯“已通過企業認證”,但看不到具體企業信息。

“用戶雖然看不到,但我們后臺會審核他們的企業資質。只有審核通過后才會標注已通過企業認證”。7月23日,58同城一位負責認證的工作人員說。據他介紹,在58同城上,北京范圍的SPA或足療店有1000多家,“基本都是通過了企業認證的,這樣會增加用戶信任度。”推廣價格分為四個等級,4800,5800,6800和12800元,最低一年期限。

“你搜到的前幾頁的都是做了推廣的,效果非常好。200條優先推送,200條優先刷新。排名第一的店鋪,每天通過58接單的數量在15單到30單之間。”上述工作人員說。

沒有資質的商家是否也能通過企業認證?對方回復稱審核很嚴格,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在58同城上,想要通過企業認證有四種途徑,需要上傳一系列憑證。如企業法人在線實時認證,對公賬號認證,法人的身份證件照片認證等,但最簡單的是普通營業執照認證,只需要上傳公司營業執照并填寫企業相關信息即可。

記者調查發現,不少“號商”把58同城的企業認證也變成了一種生意,20元即可購買一個通過企業認證的58賬號。

林晨(化名)就是其中一名“號商”。他的業務分為兩種,出售已通過企業認證的58賬號,每個20元;指定地區和行業的企業認證賬戶,每個60元,需根據客戶要求現做。

記者隨機購買了三個20元的賬號,正常登錄后發現,三個賬戶均已通過企業認證。林晨告訴記者,58同城的審核并非完美無缺,同一家公司也可注冊多個賬戶。至于這些賬戶是如何通過的認證, 林晨只透露“需要一些技術”。

除了林晨,輸入“58企業認證”可以檢索到不少從事相同業務的“號商”。

小程序“上門SPA”暗藏色情服務

除了58同城,微信小程序上,也有假借“上門SPA”的名義提供色情服務的商家。

在小程序一欄中輸入“SPA”、“上門”等關鍵詞,可以看到很多相關小程序,記者隨機打開一個名為“京城到家調理巴厘島上門按摩推拿spa”的小程序,界面介紹中,從399元的經絡SPA到1299元的私人定制SPA價格不等,小程序首頁則顯著標出“上門服務”還有商鋪客服的聯系方式。

添加微信后,對方發來多位女性技師的照片以供選擇,當記者詢問其店鋪是否有色情服務,對方表示“給你發照片的這些技師,只做小活兒,不做大的。”隨后,又給記者發來另外一張照片稱,圖中技師可以做“大活兒”,價格為1699元。

該客服人員明確告知,他家并無實體店面,只做上門服務,“比較安全”。他還提醒,在微信小程序中無法直接下單。隨后記者按其指示添加了他們的微信公眾號“京城到家調理”,然后從公眾號中進行預約技師上門服務。

“京城到家調理”背后的公司名為北京云非凡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公開資料顯示,該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健康管理、健康咨詢、教育咨詢、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會議服務等內容。

“京城到家調理”的一名技師“小莉”提到,用戶在平臺上下單以后,自己會和店家“四六分成”,如一單500元,則自己可以拿到300元,另外200是店鋪的抽成。但如果是和客人見面后,新增加的其他項目,則單純是技師自身的收入了。

小莉告訴記者,她在上門服務時,小活兒一般是再加698元,中活兒則是998元。

“色情養生”只做“上門”

在另一個名為“北京男士養生spa”的小程序,能看到其中有5個服務項目可選,價格在298元至698元不等,頁面上還有店家的手機號碼與微信號,進行導流。

記者添加對方微信號后,對方為記者發來一份價目表,并且告知記者可以在線選擇技師,隨后為記者發來9張女性技師的照片以供選擇。

對方告訴記者,小程序的技術還不成熟,無法進行在線下單,目前主要就是起在線推廣的作用,隨后為記者發來其在58同城上的鏈接供記者下單,并安排技師上門服務。記者注意到,在其58同城的鏈接中,該店鋪名稱為“巴厘島浪漫主題spa會館”。

▲名為“巴厘島浪漫主題spa會館”的鏈接。網頁截圖

在微信聊天中,商家堅持自己店內只做正規的spa按摩服務,“其他項目需要與技師自己談”,記者隨后在該店預約了一款spa按摩。而當技師上門以后,她表示自己還可提供色情服務,價格從1200元至2000元不等。該技師稱,自己只做上門服務,至于收費如何與店內進行分成,該技師則十分謹慎,不肯透露。

記者聯系該店客服表示希望到店消費,對方則表示“最近查得緊,我們店里什么都不做了,好多技師都放假回家了,只能做上門。”隨后對方告訴記者,自己家門店位于四惠地鐵站旁邊,但具體位置并不肯告知。

記者在其“巴厘島”的小程序內查詢到該商家實際名稱為北京妙手麗人健身休閑中心,經營場所顯示為北京市朝陽區高碑店鄉八里莊村金地名京北街2層16號。

▲北京妙手麗人健身休閑中心公司的營業執照。網頁截圖

隨后,記者來到其經營地址,在該注冊地址上還能看到一塊殘破的有“足療”等字樣的招牌,但已經沒有店家存在,旁邊商戶告訴記者,該足療店大約在半年前就都已搬走。

在淘寶中輸入“小程序”等關鍵詞,能看到很多店鋪在出售小程序認證賬號,價格從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其中一家的客戶表示,他們出售已通過企業認證的小程序賬號,三百元一個。“這些賬號都是隨機拿到的不同企業的賬號,發貨給你們也是隨機發,如果需要我們幫助制作對應的小程序,我們也能做。”對方表示,如需最簡單的那種小程序,從設計到上線一般需要5天時間,價格則要視客戶對小程序的要求而定。

重案組37號查詢發現,自小程序上線以來,部分小程序存在售賣假貨、涉嫌色情服務等屢次被曝光,今年2月初,微信小程序團隊曾回應稱,針對被曝光的小程序“高仿、假貨”“色情、低俗”等問題,一直都有打擊處理,此前已經永久封停數百個涉黃小程序,但有一些違規的小程序存在與平臺惡意對抗的情況,比如以各種方式繞過審核。

“平臺或涉嫌協助組織賣淫”

針對色情服務,廣東中安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深圳仲裁委員會仲裁員潘翔表示,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賣淫、嫖娼的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五千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在公共場所拉客招嫖的,處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罰款。

根據《刑法》規定,組織他人賣淫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不法商家通過58同城、微信網絡平臺展開色情服務,平臺是否需要擔責?潘律師認為,根據《網絡安全法》規定,網絡平臺應該對用戶進行實名登記。也就是說后臺實名、前臺自愿,前臺可以使用虛擬名字。網絡平臺應該全面落實用戶實名登記的規定,這樣用戶利用平臺發布招嫖類的違法信息時會投鼠忌器,公安機關也有據可查。

若網絡平臺未履行用戶實名登記的審查職責;或者網絡平臺知道或應該知道用戶在平臺上發布此類違法的招嫖信息,但網絡平臺的運營者未及時采取屏蔽、斷開鏈接的措施的,網絡平臺應該根據相關法律規定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潘律師表示,如果網絡平臺接受用戶委托將此類招嫖違法信息當作廣告發布或置頂的,則網絡平臺運營者違反廣告法的規定,涉嫌發布法律禁止發布的違法廣告,市場監管部門可以處罰;同時,網絡平臺亦涉嫌協助組織賣淫。

新京報調查組

編輯 甘浩 李驍晉 校對 陸愛英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亚洲?欧洲?日韩?av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