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壓正》:作者符號云遮霧罩,復仇戲夢北平“亂”城

   日期:2018-08-03     來源:參考消息網    瀏覽:343    評論:0    
核心提示:電影《邪不壓正》海報參考消息網7月16日報道姜文作為導演迄今只拍過六部作品,但部部都彰顯出極其雄渾的荷爾蒙力量。《陽光燦爛

1邪不壓正海報
電影《邪不壓正》海報

參考消息網7月16日報道  姜文作為導演迄今只拍過六部作品,但部部都彰顯出極其雄渾的荷爾蒙力量。

《陽光燦爛的日子》自不必說,《鬼子來了》以退為進、借力打力的荒誕場景,同《太陽照常升起》的魔幻噴薄,皆有我行我素的連貫之氣,《邪不壓正》仍然透露濃厚的“中戲出品”意味,這種以快速剪輯,機鋒強烈的臺詞以及間不容發的表演節奏構成的咄咄逼人劇情片姿態,某種程度上成為姜文的作者符號。

姜文味道的民國浮世繪

2復仇
電影《邪不壓正》以復仇為主題

電影一開始便直接展現殺人場景,一言不合,人頭落地,《邪不壓正》漂浮在表層的“復仇”主題于此呼之欲出。事實上,與張北海的原作《俠隱》相比,《邪不壓正》更像是架空了時空的一則舞臺感極其強烈的歷史寓言。這么說并不是否認電影對1930年代北平城的重建努力,也并非指其真的脫離了歷史情境。

3北平的細致還原
對北平城的細致還原

恰恰相反,影片對原作中涉及的一些具體街道場景及時代風物還原相當細致,并通過精心選擇的大全景展示城門、街道、電車道及路上的人們,可以直接將觀眾吸引到非常具體的時空情境中。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考量,相比張北海在小說中事無巨細描繪房屋格局、北京食物及極其詳盡的世俗生態(在《俠隱》敘述的歷史時代,王度廬一系列關于北京/北平的武俠與歷史小說中實際上已經如此踐行)。

《邪不壓正》并沒有非常沉住氣去描繪生活本身,相反,建立在“李天然(彭于晏)回國向師兄朱潛龍(廖凡)報仇”這樣一個情境之上的恩仇紀錄,從頭到尾都維持在一個很高的情緒點上,所有一切外在的景致,實際上直接服務于這個行動線。因此,當觀眾發現,在原作中反復出現的令人垂涎的各式美食在電影中被簡化成了以餃子為代表的象征性存在時,難免會感到有點失望。

但這其實正足以證實,這是一部充滿姜文味道的電影,而非簡單地復制原作,他所要做到的,并非再制作一幅民國浮世繪。

而是非常直白地希望這個背景為主題,為其所安置于敘事過程之中的各種象征性場景服務。在這個意義上,《俠隱》是《邪不壓正》的底色,《邪不壓正》是基于《俠隱》的二度創作,目的不是還原老北京,而是建立一種新的姜文話語。

對影史和自我的致敬

4周韻
女中豪杰關大娘(周韻 飾)真正身份成謎

影片里呈現的各色人等,從名為醫生、實為武林高手的李天然到背負秘密的義父亨德勒醫生,直到大隱隱于市的女中豪杰關大娘(周韻 飾)及李天然被置換掉的組織意義上的“父親”藍青峰,表象面目煙云繚繞,令人無法辨明真實身份。

置身于華北危在旦夕的1937年,他們自身圍繞家仇國恨所進行的進退互動,被戲謔性地簡化成一場場以室內近景對切呈現的對話。這種緊湊密集的頗具密室對話氣質的場景,遠從18年前《鬼子來了》便已經形成非常具體的展示風格,《讓子彈飛》里則將這種直接呈現人物微妙心理的做法幾乎發揮到極致。

《邪不壓正》中,無論是藍青峰同朱潛龍圍繞朱元璋畫像的對話、李天然與義父迂回的情義回溯或是數度反轉的借刀殺人戲碼,從單場戲來看,都充滿了戲劇張力,雖然在整體結構上,許多條線索最后被“非常突然”式的拼殺切斷,但仍不失一種維持懸念的方式。

《邪不壓正》中更透露出導演多多少少,對過往影史中特定風格作者的有意無意質疑。

比如,行動線的前功盡棄而轉向大逃殺,十分類似昆汀·塔倫蒂諾的《殺死比爾》,對決斗場面的營造,略有賽爾喬·萊昂內的影子。李天然不斷在老北平的屋頂上奔跑以及對古典音樂的引用,更容易被直接關聯到姜文自己的作品《陽光燦爛的日子》中充滿陽剛詩意的那些場景。

希區柯克式云遮霧罩

5姜文
姜文飾演藍青峰有深層符碼意義

可以說,向自己致敬,也是這部電影很重要的組成部分。比這種形式上的致敬更具深層符碼意義的,無疑是置身1937年的這些人物身上所承載的對于過往百年來中國近代史諸般面相的隱藏喻指。

特別是藍青峰取代亨德勒,成為事實上造成這場復仇行動的真正“父親”,這一混雜了復雜情感與革命意志的形象,是片中最突出的人性糾結面之一。姜文選擇親身上陣飾演這個角色,正與其過往作品中強烈的歷史興味一致。

從張北海建議其演的張自忠到目下實際出演的靈魂人物藍青峰,這一過程本身便十分耐人尋味。片中藍青峰出場時關于“為了醋包餃子”的言說,對推動劇情似乎意義不大,但從整體觀來說,或可看作是對于觀眾如何讀解電影的一種反照,與史航出演的只認識五個字的“京城第一影評人”潘公公一道,構成了電影文本向其接受過程的挑戰。

這也正是在看來并不常規的北平恩仇錄之外,在當下時刻的姜文對電影自身的認識與考量。

本質上說,《邪不壓正》更像是充滿了自諷的戲夢,亦是對觀眾敞開胸懷的雜耍,本質上是返璞歸真,形式上卻又云遮霧罩。北京或北平是現在的吸引點,但又并不重要,言及于此,好像借助這部電影,希區柯克的靈魂又一次碰觸了這個時代。這都是無意識,有意義,也無意義的游戲。(文/獨孤島主)

 
標簽: 邪不壓正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亚洲?欧洲?日韩?av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