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系外圍”信文資本連續爆雷 融資方實控人疑為薩頂頂前夫

   日期:2018-09-03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瀏覽:262    評論:0    
核心提示:原標題: “中信系外圍”信文資本連續爆雷 融資方實控人疑為薩頂頂前夫來自北京的王女士(化名)給自己的評價是:做過多年投資,

原標題: “中信系外圍”信文資本連續爆雷 融資方實控人疑為薩頂頂前夫

來自北京的王女士(化名)給自己的評價是:做過多年投資,買過基金玩過信托,對資管產品相當了解。沒想到就是這樣一位"老江湖",最近卻在熟悉的領域里翻了船。

2017年3月,王女士參與了北京信文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信文資本)發起設立的"信文通郵契約型私募基金"(以下簡稱信文通郵),投資金額為100萬元、期限一年。到了第二年3月底,應該收到本息的王女士沒等到融資方的付款,卻等來了基金管理公司信文資本的幾紙公告,稱融資人通郵(中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郵科技)未履行到期回購本金支付義務,并將盡快啟動訴訟程序。

和王女士面臨同樣窘境的還有另一位信文通郵的投資人,來自上海的李先生。接到信文資本的公告并向其詢問相關情況后,李先生對于通郵科技質押給基金的應收賬款產生了疑問,而今年7月來自中國郵政集團公司的一則聲明令他更為瞠目結舌。聲明中稱"沒有任何機構就基金發行事宜到我公司開展盡職調查","基金披露的有關信息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已經產生誤導投資者并損害我公司聲譽的后果"。

事實上,信文通郵并不是信文資本出問題的第一個項目。《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今年早些時候剛剛報道過,信文資本旗下的"信文興樂1號契約型私募投資基金"出現兌付危機。短短幾個月時間里,兩個項目相繼爆"雷",信文資本到底發生了什么?信文通郵的應收賬款是否存在問題?后續又將如何發展?記者展開了深度調查。

項目全過程復盤

"我和王女士都是中信信托的老客戶,通過中信信托的一個銷售經理買了(信文通郵)這個產品。信文資本的注冊資本才1000多萬,要不是因為有中信系的背書,我們怎么會買它發的基金呢?"說起2017年3月購買信文通郵的場景,李先生歷歷在目。

記者在多位投資者提供的信文通郵基金方案和合同上看到,該基金規模為1.8億元,分為A、B、C、D四類投資人。A、B、C類投資人的基金總份額相同,均為3400萬元,D類投資人的基金總份額為7800萬元。

基金存續期為2年,A類投資人的投資期限為0.5年,B類1年、C類1.5年、D類2年。目前半年和一年期的已經到期,后者出現違約,1.5年期的也即將到期。

那么這幾類投資人的收益又是多少呢?我們來看看合同約定。

這么一看,收益似乎也不是很高。不過作為一個債權類產品,還是算得上可觀了。

在基金的"投資范圍"一欄中,信文資本給出的表述是:通郵科技與基金簽訂《應收賬款收益權轉讓暨回購合同》,按照5.88折,將其持有的6個省的應收銀行賬款資產包的收益權轉讓至基金,基金對應收賬款的回款賬戶進行印鑒監管,并將應收賬款通過中登網質押至基金名下。

信文資本在向投資者出具的"通郵中國企業融資項目盡職調查報告書"中表示,該基金的投資方向是"用于通郵中國的經營流動資金"。退出方式為到期后由通郵科技回購本金。

風控措施則包括以下幾點:1、回購人將基礎資產通過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辦理應收賬款質押登記;2、回購人出具《差額支付承諾函》,約定回購人將不可撤銷及無條件地向基金投資者承諾對基金各期預期收益和到期應付本金的差額部分承擔補足義務;3、規定回購人以不含在基礎資產中的其他業務收入作為差額補足款來源;4、信文對企業應收賬款回款賬戶進行監管并加預留印鑒;5、通郵中國實控人對回購義務承擔無限連帶擔保責任。

看上去邏輯嚴密,但仔細一看又有哪里不對勁。正如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師告訴記者,一眾風控舉措中,似乎只有應收賬款這一項可控,其余以承諾等作為風控措施的規定則"不太妥"。

一年期項目到期后,信文資本曾連發多條臨時公告給投資人,稱受市場環境影響,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手段在2017年迅猛發展,移動支付已經大量替代小額現金支付,嚴重影響了ATM機等自助設備的布放,從而影響了通郵科技的業績及現金流。今年4月,信文資本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遞交了起訴書。

"改頭換面"的基金管理人

正如李先生所說,信文資本的強大背景和通郵科技的相關介紹,是大部分投資人決定購買該產品的核心因素。

在推介材料中我們看到,信文資本對自己的公司概況是這樣介紹的:

在這其中,該公司對于兩家大股東中信錦繡和文發集團又進行了著重介紹:

那么真實情況是否如此呢?

"天眼查"信息顯示,信文資本成立于2015年12月底、注冊資本1100萬元。中國文化產業發展集團公司和中信錦繡資本確實一度曾是信文資本的法人股東,但前者早在2017年6月便退出了信文資本,中信錦繡資本也在今年6月底悄然"撤離"該公司。

目前,信文資本的股東包括信文資本管理(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信文資本)、中信資本(珠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珠海中信資本)和國新科創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仔細查看前兩者,會發現一些更為有趣的現象。例如,杭州信文資本的全資母公司正是信文資本,而珠海中信資本則是一家注冊在香港、名為"中信資本咨詢有限公司"的全資孫公司。"中信系"的身影似乎閃現其中,但仔細查看又發現只是掛了個名字,正如一位業內人士半開玩笑所言,都是"中信系的外圍公司"。

而作為信文通郵的融資人,通郵科技的介紹同樣令人震撼。推介材料顯示,通郵科技的股權結構如下:

這一眾業內知名的股權投資機構,著實令人眼花繚亂。是否真實記者無法確認,不過天眼查信息顯示,通郵科技成立于2006年12月,注冊資本5000萬美元,法定代表人李柏林。目前,該公司涉及的法律訴訟共有79起。記者隨手翻了一個訴訟,該公司曾在2017年初、信文通郵項目成立之前因拖欠他人房屋租金93820元被告上法庭,而通郵科技租賃該房屋的用途正是"用于自動柜員機安裝"。

記者在隨后的調查中還發現,李柏林與歌手薩頂頂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公開資料中有大量涉及二人的信息,"相識僅90分鐘就閃婚""李柏林對薩頂頂事業鼎力相助"等消息流傳甚廣。有投資人告訴記者,此前李柏林在與投資者的溝通中也多次提到前妻薩頂頂。

對此,信文資本回復記者稱,在產品募集階段向合格投資人提供《招募說明書》進行項目說明,未提供過其他推介材料。

撲朔迷離的"應收賬款"

信文通郵項目出現問題時,包括王小姐、李先生在內的多位投資人向信文資本提出,希望其確認并向投資人出具應收賬款真實性的相關證明。他們很清楚,這筆應收賬款或許是基金唯一的指望。

信文通郵的基金合同顯示,該基金募集資金通過與通郵科技簽訂《應收賬款收益權轉讓暨回購合同》、《應收賬款質押合同》及《差額補足協議》來約定受讓通郵根據基礎合同而合法持有的對北京、大連、福建、湖南、天津、浙江省郵政公司及郵儲銀行自2017年4月~2020年3月期間產生的3.0647億元應收賬款。

也就是說,這筆賬款并不是已經發生的,而是項目成立后3年內的所謂應收賬款。

在給投資者發送的相關資料中,信文資本也展示了多個通郵科技與郵政公司、郵儲銀行簽訂的ATM項目合作協議書,這些協議的簽訂日期集中在2007年~2009年。至于這部分應收賬款的金額如何確認,信文資本在給記者的回復中也表示:"我司根據通郵科技提供的作為質押合同附件的《ATM項目合作協議》對應收賬款進行測算,并根據通郵科技提供的ATM設備采購發票、裝機記錄、承諾技術服務費收款銀行回單等核對通郵科技在6省郵政、郵儲實際投放的ATM機數量及回款情況,按照協議中約定每一臺ATM機每天需要支付96~105元(不同省份協議約定價格不同)的承諾技術服務費(保底固定服務費),經統計,質押于我司的2017年4月至2020年4月期間應收賬款將達3億元,基金存續期間的應收賬款亦足以覆蓋投資人本息。"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信文通郵項目成立的第二個月,也就是2017年4月,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向旗下多個分公司及郵政儲蓄銀行緊急下發了"關于調查與有關單位ATM合作情況及加強法律風險防范的通知"。

文件內容記者這里不再贅述,不過要求各分公司認真梳理與通郵科技的ATM合作協議,以及"為防止新世紀及通郵科技搜集對郵政企業不利的訴訟證據"等表述,讓人似乎能感受到什么。

更為戲劇化的是,今年7月,中國郵政集團公司通過官網發布了一則聲明,稱從未對違法融資行為進行任何形式的確認、增信或者擔保,也不可能對基金兌付承擔任何責任。"該基金造成投資者損失的,與我公司無關……我公司已經采取向監管機構舉報等系列維權措施,望廣大投資者認清事實,對此類不實信息提高警惕,切勿上當受騙。"

根據此前有媒體的報道,中國郵政集團已經向監管提交函件,并在其中表示由于市場環境和政策環境的變化,合作協議僅小部分履行,"我公司不存在對通郵科技任何應付賬款"。

律師:基金管理人在"勤勉盡責"上肯定存在問題

在談到項目為何連續出現爆"雷"時,信文資本表示,今年復雜的宏觀經濟形勢與行業因素,是二個項目出現逾期風險的主要原因。"我司為保護投資者利益,主動宣布加速到期,要求債務人支付全部剩余回購款,并提起訴訟,以訴促談,以期最大限度地保障投資人的合法權益。我司在處理此兩個項目上一直堅持嚴把風控關,積極落實管理人職責。"

據悉,信文資本目前共管理基金產品31只,存量產品備案規模約100億元。該公司介紹,出于對宏觀形勢的悲觀預期,其主動管理型非標投資類業務已于2017年5月底全部暫停。

目前,通郵科技和李柏林對信文通郵項目提出了延期的解決方案,即一年期延期11個月、一年半期延期10個月,二年期延期9個月。8月9日,信文資本以通訊方式召開投資人大會,提出延期及撤訴的議案,希望投資人進行投票表決。

根據通郵科技發布的確認函,若各方對延期還款事宜達成一致,其愿意"將庫存未拆封的1億左右ATM設備作為補充擔保質押,并同意目前在天津市的或有退稅若能申報成功,總金額人民幣1600萬元左右扣除必要費用20%左右后,全部用于償還投資人本息"。對此,投資人顯然不買賬,多位投資人均對記者表達了拒絕接受該議案的意見。王女士指出,通郵科技方面欲以很少的利息還款來要求基金管理公司撤訴,并且拿不出可靠的抵押物來保證能還清本金,"我們肯定不接受啊"。

一位律所合伙人向記者表示,從信文通郵基金的全過程來看,基金管理人存在多方面問題。首先是信息披露方面,應收賬款是否真實、法院方面如何認定,都沒有及時與投資人溝通。其次,項目盡調和風控方面也存在不足,"正常情況下,用債權做一個契約型基金,這個債權肯定是已經存在的,而它現在用了一個未來發生、不可預期的債權來做成一個底層文件,風險還是非常大的,因為沒辦法預期這個債權會向哪個方向發展,這是一個硬傷"。第三,作為基金管理人,信文資本在勤勉盡責、合理審查上也存在一定問題,"移動支付對ATM機業務帶來的沖擊不是近期才發生的,信文作為管理人有一個辨識義務,當時做這個項目時就應該對這個風險有所預期,如果沒有盡到這個義務就應該承擔責任"。

由于信文資本將投資人大會的計票日定在9月10日,法院也尚未開庭,目前項目暫無最新進展。我們對于該基金的后續發展也將持續關注。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亚洲?欧洲?日韩?av综合